劉義傑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03日02版)
  八角茴香(簡稱八角)與滷雞肉之間的關係,居然被寫成了一篇8萬字的博士學位論文。近日,陝西師範大學的女博士孫靈霞的博士論文《八角茴香對滷雞肉揮發性風味的影響及其作用機制》經陝師大官方微博發佈後,成為網民熱烈議論的話題。有網友調侃:“這得用多少只雞才能成就一篇博士論文?”(西部網12月2日)
  八角茴香是我國菜品的基本調料,好幾種菜系都會用到它來為菜品提味。用8萬字來談八角茴香與滷雞肉的關係,給人感覺是一個挺新鮮的研究方向,看上去還與傳統的科研選題很不一樣。從網絡上的輿論反應來看,公眾並沒有對這樣的看似“不著調”的論文一票否決,而是在好奇中透露出贊揚的情緒。
  就我這個外行來看,該博士論文雖然選擇的研究方向很小,但有現實意義。它在中國傳統文化的背景下展開,從滷煮的歷史入手,研究其與其它烹飪形式的區別,分析各地滷肉製品的不同,研究肉製品的傳統工藝製作和工業化生產,既符合其博士的研究方向——動物資源開發和利用,也符合食品產業化發展的趨勢。
  什麼是食品產業化發展?拿一個通俗的例子來說,肯德基等洋快餐連鎖店能夠迅速占領中國市場,而中國推向國際市場的成功案例並不多,這就是中國食品產業化還有很大提升空間的證據。是不是外國人不喜歡中餐呢?好像也不是這樣,中餐在國際上取得廣泛贊譽,說明瞭中餐在口味上來說也是能夠吸引外國人的。中餐沒有在現代社會打開快餐行業的國際市場,原因在於中餐製作停留在手工階段。當生產食品工藝被拆解,食材以科學手段分析配比,並建設成量化的生產線,中國食品才能走上產業化之路。
  在我看來,“最美味論文”實際上是一種選題創新,它為一些假大空的論文選題提供了借鑒思路。前段時間,北京市人大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委員李鴻江在談“中國為什麼出不了諾貝爾獎獲得者”時,認為重覆研究太多是一個重要原因。從他個人熟悉的體育學科來講,體育學科的博士論文重覆率“非常非常”高,既沒有理論上的重大突破,也沒有實際應用中的價值。由此來說,找一些接地氣的論文選題很有必要。
  研究者對論文選題“高大上”的喜好,造成了碩士論文和博士論文的浮躁之風。科研經費的分配也傾向於一些“高大上”的選題,形成了小選題小角度的論文不值得研究的錯誤導向。以良好的治學態度來說,從來不曾有小或者低級的課題,嚴肅的科研工作者從不迴避研究小問題。前幾天,《科學報告》(Scientific Reports)雜誌刊登了北京大學心理學系教授周曉林等人的一項研究結論,發生在人染色體5-HT1A基因上的微小差異,可能會影響人們談戀愛的幾率。還有一個中國游戲走向海外的例子,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學生組織DeCal在其官網上宣佈,風靡中國的桌游“三國殺”正式“殺進”該校2012年秋季選修課程表,想通過這門課程,學生必須提交論文。
  學問無小事,避免高大上、假大空的學問造假,多一些“最美味論文”的小角度研究,也許正是提高我國學術論文質量的出路。  (原標題:不妨嘗試一下“最美味論文”)
創作者介紹

表白

rfzwbyfrpgsm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