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社北京7月20日電 (記者 應妮)從7月3日開始,中國國家檔案局以“一天上網一個”的形式公佈被判刑的45名日本戰犯筆供,每天公佈一名戰犯筆供,包括筆供原文、補充、更正、附言以及當時的中文譯文等詳盡內容。20日公佈的日軍戰犯武部六藏曾任偽滿洲國總務長官。
  也正是這個武部六藏,在中國公開審判後,得到了因病給予假釋回國的寬大待遇。
  在這些日本戰犯的侵華罪行自供中,殺害平民、強姦婦女、強徵慰安婦、使用化學武器等罪行罄竹難書,戰犯大野泰治承認曾食中國人腦漿,並拷問烈士趙一曼女士,戰犯神野久吉則自言“我犯了無所不有的罪行”……
 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於1956年6至7月,分別在沈陽、太原根據被起訴的45名戰犯的犯罪性質,分成四案,進行了公開審判。法庭根據被告人的犯罪事實,犯罪情節和悔罪表現,分別判處了他們8年至20年的有期徒刑。刑期都是從1945年日本投降後,被告人被俘之日算起。到1964年3月,被判刑的45名日本戰犯中,除一人亡故外,其他的全部釋放回日本。此前的1956年,已分三批釋放了1017名罪行相對較輕、悔罪表現較好的日本侵華戰犯。
  編輯過《中國抗日戰爭圖志》、《世界抗日戰爭圖志》等書的楊克林認為,釋放是一個正確的決定,“把他們留下來,比判處他們死刑要好得多”。
  20多年來,他收集了許多珍貴的抗戰史料。至今楊克林仍記得20年前他去採訪日本戰犯,“看到的是一群七八十歲的老人,而且他們對當年犯下的罪孽深深懺悔,講起來無不痛哭流涕。半個多世紀過去了,他們對內心的拷問絲毫不曾減輕。”
  事實上,當年被釋放的日本戰犯回國後成立了“中國歸還者聯絡會”(簡稱“中歸聯”),為中日友好和揭露日本侵略罪行奔走呼號。他們的組織遍及日本各地。他們積極促進對華友好,反對日本政府篡改歷史教科書,反對日本右翼勢力。中國改革開放後,“中歸聯”更是萌發了立碑謝罪的願望,並決定集資500萬日元,在遼寧撫順戰犯管理所舊址建了一座3米多高的“向抗日殉難烈士謝罪碑”。
  曾在撫順戰犯管理所任護士長的趙毓英說,“當時我們還不明白,為什麼要對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日本戰犯寬大處理。但在20年後,終於懂了。”
  “與其讓他們帶著仇恨去死,不如讓他們背負著懺悔去向身邊被矇蔽的日本人解說,講出這場戰爭的真相。雖然他們的力量不可能消除日本右翼勢力,但至少讓更多人知道了真相。”楊克林說。(完)  (原標題:不能忘卻的歷史:獲中國寬大處理的日本戰犯立碑謝罪)
創作者介紹

表白

rfzwbyfrpgsm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